不追

春困秋乏冬眠夏打盹

【瓶邪】一个脑洞

原著风或者非日常背景
偏向沙海邪,在吴邪组织的一次探险中,夹了小哥的喇嘛,小哥刚回来失忆状态
瓶邪曾经双向暗恋,但未表白心意

“当家,怎么办,这下面可不好搞。”拖把(小弟也有人权,有时间起个好点的名字吧。。。)跑到我边上有些无奈地点了点下面。
我回头看了看自己的队伍,死伤惨重。这一路下来实在不顺,手头所持有的资料不说全不全,恐怕还被人做了点手脚。等到发现,已经不知道掉了多少坑。
虽说依靠闷油瓶的帮助终于来到了最深处,可是谁也想不到这里竟然只有一个天坑。
之前下去的没几个回来了,悄无声息地失踪,就好像不曾存在过。
已经没有人可以下去了,我也不希望再有不必要的牺牲。
“皮包,过来!”我讲烟头扔进洞里,微弱的火光很快被黑暗吞噬,“把吊索给我系上。”
皮包用力将我腰上的吊索固定好,手有些发抖。周围的弟兄各个用悲壮的眼神看着我,闷油瓶站在我近旁,垂着脸盯着我腰间的安全绳。他来阻止过我,也表示过要替我下去。但我笑着推开了他,且不论他现在腰上还有伤,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,他没有理由替我去冒险。
这样想想我还真有点憋屈,我记着一切等了十几年,也背负这份风情十几年。他倒好,说忘就忘一身轻松,丝毫不用躲闪我的眼神,这真是白瞎了我十几年守身如玉。
吊索系好后我走到悬崖边,感受着从下升腾起的风吹起我额前的碎发。我突然回想起那一次风天在外面等着我的张起灵,风吹起他的额发,露出一双倒映着我的眼睛。我心中一动,向张起灵招了招手。
张起灵闷声走到我面前站定,只是认真的看着我。我一下就笑了,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严肃呢,真浪费一张俊脸。我不客气地拍上他的脸,还使劲揉了揉,然后嘴直接啃了上去。
他没有推开我,但我也只坚持了几秒。离开他的脸,我最后用力推开了他,张开手臂向后倒去。
“小哥,再见。”

评论(2)
热度(15)
©不追 | Powered by LOFTER